官方微信 手機客戶端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關注微信 我的廣告

烏衣門戶網

烏衣門戶網 首頁 網絡流行 大國小民 查看內容

大國小民丨這場婚姻,成了這個男人的第二次投胎

2019-11-26 08:06| 發布者:烏衣門戶網| 查看:1186| 評論:0|來自:大國小民

摘要:《大國小民》第1021期本文系網易“大國小民”欄目出品。聯系方式:thelivings@vip.163.com1初一時,蔣貴是我的同桌,我們坐在班里最后一排。他面龐微黑,略有些駝背,性格溫和淳樸。有時

《大國小民》第1021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本文系網易“大國小民”欄目出品。聯系方式:thelivings@vip.163.com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大國小民丨這場婚姻,成了這個男人的第二次投胎 作者: 來源:大國小民
大國小民丨這場婚姻,成了這個男人的第二次投胎 作者: 來源:大國小民

1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初一時,蔣貴是我的同桌,我們坐在班里最后一排。他面龐微黑,略有些駝背,性格溫和淳樸。有時偶然在上學路上碰見,他必定會微微笑著、遠遠就揚起手。據他講,他家住在郊區的一個村里,父母務農,對他管教甚嚴,還有一個已經出嫁的姐姐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1988年11月中旬,學校公告欄上貼出了縣教育局的通知,說在下學期初會組織一次全縣范圍的初中各年級數學競賽。學校對這次比賽非常重視,決定提前在每個班抽調出幾名尖子生,組成集訓隊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為了摸底,數學老師油印了一套試卷,讓我們晚上回家做。那套試卷非常難,尤其是最后一道大題,更是遠遠超出了教學大綱。第二天交作業的時候,絕大多數同學都沒有答完,甚至還有幾人交了白卷——除了蔣貴,他不僅做完了,而且還答對了最后一道大題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看著平素不顯山露水、期中數學考試成績才剛剛及格的蔣貴,數學老師也甚是驚訝。因為他卷子上的最后一題只寫了答案,所以老師讓蔣貴在黑板上給大家寫出詳細計算過程?墒Y貴卻站在原地,臉紅得不行,半晌方說:“卷子是我爸做的,我哪會做那幺難的題啊!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數學老師很是詫異:“你爸是干啥的,他也是老師幺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“他爹和我爹一樣,都是種地的。他爹每天早晨還在村口拾糞呢!边沒等蔣貴開口,和他同村的一個同學就搶先嚷嚷起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班里頓時一片嘩笑。數學老師將手中的粉筆頭狠狠擲向那個搶答者的臉上,隨著一聲尖叫,班里安靜下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“我爸以前是老師,現在不是了!笔Y貴低著頭,囁嚅道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據蔣貴講,他爸曾是個正兒八經的高中畢業生,高考失敗后,輾轉回到村里在村小學教書。因為書教得好,鄉親們都非常尊敬他,紅白喜事都讓他坐頭席。只是后來學校停課鬧革命,他就不得不回了家,開始種地。兩年后,小學復課了,可隊長卻讓自己的小舅子去學校教書,頂了他的名額。蔣貴他爸氣不過,準備去公社告狀,最后被他爺爺攔住了:“人家是隊長,咱只是平頭小百姓。你小胳膊能擰得過人家粗大腿幺?要是再鬧,咱老蔣家以后在村里可能都待不下去!彼致犃,只得死了心,返家侍弄起農活,對教書育人的事絕口不再提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后來,待到蔣貴啟蒙讀書,他爸就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到了兒子身上。每天晚上,他都會檢查蔣貴的作業,還給他開小灶,只是蔣貴并不開竅,氣得他爸常在家嘆氣:“你以后考不上大學可怎幺辦?咱們蔣家在村里沒有權,也沒有關系,莫不是要和我一樣受人氣,窩窩囊囊過一輩子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昨天晚上發的卷子,蔣貴沒幾道會做的。他爸一道道算完了給他講,可蔣貴還是聽不懂。最后一道大題,他爸看了看就直接把答案寫上面了,說給蔣貴講,也是對牛彈琴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數學老師聽了后,長嘆一聲。那時我們還只是懵懂的少年,對蔣貴的話都聽不大懂,只是知道他爸以前教書育人,后來出了變故,現在拾糞種地,是個與眾不同的爸爸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2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那時,班里絕大多數女同學都戴著套袖,防磨防臟,而班里30多個男生,寧肯穿著打補丁的衣服,也絕不戴它——只有戴著兩只藍色套袖的蔣貴例外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課間時分,男生們常常跑出教室,坐在墻邊,一邊曬太陽,一邊嘻嘻哈哈地“擠肉肉”,而通常蔣貴就是那個“肉肉”——因為戴著套袖的他,與眾不同。后來,還有人給他起了個綽號,叫“肉肉蔣”,與學校食堂里總愛給人少打飯菜的“漏勺張”、保衛處那個總愛訓人的“眼鏡王”齊名。蔣貴聽了這個綽號,臉氣得更黑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蔣貴說,他同父母抱怨了無數遍這個事,但他爸總是不以為意,還說戴上套袖,一件衣服就能多穿半年呢,“做人,不要太在乎別人的看法”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有一天下午放學,鄰班幾個和蔣貴同村的學生在門口等他,其中有個等得不耐煩,遂大聲喊了一句“肉肉蔣,別磨蹭”,蔣貴聽了,恨恨地將套袖扯下來,摔在地上。結果第二天早上,他左右臉上就各出現了一條新鮮的“五爪金龍”。班主任見了問怎幺搞的,蔣貴默默不語。和他同村的同學憤憤地站起來,說:“那肯定是被他爸打的!嫌他沒有把套袖帶回家。他爸管他可死呢!他一不聽話,他爸就扇他耳光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大家都問蔣貴這是不是真的,蔣貴也不答話,只是眼眶有些發紅。過了一會兒,方坐下來,從地上撿起套袖,默默戴上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直到初一下學期,沒有任何征兆地,蔣貴突然大大方方地將套袖摘下來了。后來蔣貴才告訴我們,原來,前一日清晨,他去上學的時候正好碰到了村主任的女兒小花。她遠遠就望見了蔣貴,于是一邊高聲喊著“肉肉蔣!肉肉蔣!”一邊哈哈大笑。彼時,蔣貴他爸正好在村口拾糞,將那一幕看得真真切切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于是第二天早上,他爸便讓蔣貴摘了套袖。不僅如此,他還突然大方起來,常常塞給兒子幾張毛票和若干糧票,讓兒子在和小花上下學的路上,多給小花買點好吃的零食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蔣貴知道他爸的心思——他常說蔣貴不是塊學習的料,遲早會回村里種地,“咱老蔣家以后怎幺出人頭地?”直到他偶然發現小花很愛和蔣貴聊天,于是便希望借此能和村長家攀上關系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可蔣貴卻并不愿意和小花一起走路,他將那些本應?顚S玫牧慊ㄥX,擅自買了五香瓜子和爆米花,分給我們幾個要好的同學吃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果然如蔣貴他爸所說,1991年中考后,蔣貴的成績遠遠低于任何一所高中錄取分數線,他索性不再讀書,徑直回家干起了農活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我則去了一家鐵路中學,每逢周末,都會去找蔣貴聊天。每每談及理想,蔣貴總會揚起頭,看著天空,說他以后想去當兵,這樣轉業后就能留在城市,不用再和爸媽住在一起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“從小他們就讓我一定要好好學習,長大了考上大學、當個官。結果我高中都沒考上,他們就成天唉聲嘆氣的,說我丟人現眼!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只是后來,因為各種原因,蔣貴并沒能順利參軍。在村里務農的那兩年,蔣貴他爸常讓蔣貴帶著禮品去村長家找小花玩?墒Y貴并不愿意,除了村長夫婦那冷冰冰的眼神外,最重要的原因,是他不喜歡小花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1993年,蔣貴18周歲了。蔣貴爸媽見小花對兒子有好感,便私下托媒人到村長家,想問一問他們對蔣貴的看法。村長的答復很干脆,也很扎心:“別癡心妄想了,我們家大小也是個干部,小花以后嫁人,婆家最起碼也得是個有點地位的人家!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蔣貴爸媽聽了,既惱又悔,甚至氣得垂了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之后的日子里,蔣貴再也沒去過村長家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3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春種秋收,日子又過了3年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1996年初春,蔣貴從發小嘴里聽到了一個非常震驚的消息——他媽正在偷偷求媒婆,說合他和吳彩霞的婚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全村人都知道,這兩年蔣貴一直在和鄰居小蒙談戀愛。他倆從小青梅竹馬,稍長后,又情投意合。而村里的這個吳彩霞,照理說也是個令人心疼的好姑娘——她上有兩個哥哥,下面有一個弟弟。父親多病,母親又去世得早,所以從七八歲起,她就開始為全家人操持家務,這一忙就是十多年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村子里的女孩們大多都讀了小學方才回家干活,而吳彩霞沒上過一天學。后來,她的兩個哥哥空閑時常教她讀書識字,可她一點興趣也沒有。不僅如此,她還不識秤,平素做小生意的弟弟手把手教了她很久,她還是認不得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這幾年,吳家大哥中專畢業后,留在城里在工廠當了技術員,成家后將老父親也接了過去。二哥更是有出息,從一所知名大學畢業后,就被分配到縣政府機關當了領導秘書。至此,家里的經濟條件明顯改善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彩霞也長成了大姑娘,到了該談婚論嫁的年紀?珊芏嗳思乙幌氲剿B名字也不會寫,秤也識不得后,都打了退堂鼓!艾F在到了冬天,地里沒活了,誰家不都出去做點小買賣貼補生活啊。識不得秤,可怎幺出去賣東西掙錢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可蔣貴他媽為什幺會托媒人說合兒子和吳彩霞呢?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當蔣貴飛似地跑回家后,一字一句地告訴爸媽,今生他非小蒙不娶。這一次,他爸并沒有揮起巴掌,甚至也沒有和他爭吵,而是心平氣和地分析起來: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“小蒙是個好姑娘,我和你娘都是看著她長大的?杉幢隳銈兘Y婚了,不也就是和你爹娘一樣,村里什幺好事也輪不到你,也沒有幾個人真正瞧得起你,那樣的生活有個什幺勁?再說,小蒙娘身體不好,是個藥罐子,以后你們倆的負擔也輕不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“老吳家就不一樣了。吳家老二前段時間辦了訂婚宴,村支書被邀請去了。后來我單獨請支書喝酒,他偷偷告訴我,人家那排場,咱想都不敢想。席上,人都說吳家老二的丈人是副縣長,以后吳老二的前程不可限量。一人得道,雞犬尚能登天,何況是血脈至親?做人,眼光要放長遠,要為整個家族考慮啊!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大國小民丨這場婚姻,成了這個男人的第二次投胎 作者: 來源:大國小民

“可彩霞不識字啊,連秤也認不準!笔Y貴犟道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“你媽倒是個初中生,不一樣和我窩窩囊囊過了半輩子幺?再說了,不識字又不代表她不懂事啊!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蔣貴聽了,既覺得他爸說的有些道理,又覺得委屈了自己。再一想到相愛的小蒙,心里就更難過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最終,1997年深秋,蔣貴還是和吳彩霞結婚了。他沒有請同學和朋友,甚至連從小一起玩到大的發小都沒有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村里的鄉親們再見到蔣貴,眼神就都有些怪怪的了: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“你說這老蔣家可真是奇怪,蔣貴爸是個高中生,還做過咱村小的老師,蔣貴再不濟,也是初中畢業。這老蔣家在咱村里,怎幺樣也算是個書香門第了吧?到末了,卻偏要娶個不識字的彩霞做兒媳婦。你說,老蔣家這葫蘆里到底是賣的啥藥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彩霞是個沉默、甚至有些木訥的女人;楹蟮娜兆永,她跟蔣貴常相對無言,有時甚至一天也不說一句話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1998年春節,我們幾個要好的初中同學聚會。席間,得知蔣貴結婚的消息,大家都埋怨他為何不邀請老同學。他低著頭,細細和大家講起了這些年的周遭經歷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“上初中時,我就愛看《射雕英雄傳》,總是幻想能娶到一個像黃蓉那樣冰雪聰明的女子,后來長大了,只想和小蒙相伴一生?勺罱K卻為了那虛無縹緲的出人頭地,和一個不識字、自己也不喜歡的女人拴在了一起……”說到此,他臉上已是熱淚滾滾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大家聽了不勝唏噓,但也做不了什幺,只勸他想開點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4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轉眼到了1999年暮春,蔣貴的二舅哥、吳家老二被調到了鄉里,做了副鄉長。第二年人大改選,成功當選為鄉長。2001年晚秋,他被任命為鄉黨委書記,成了鄉里的一把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這時候,村子的人方才恍然大悟——原來蔣貴爸是在放長線釣大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偏巧那幾日,蔣貴他爸有些輕微感冒,村里很多平素甚少與蔣家來往的人,都紛紛提了禮物前去探望。當然,也有人聽到了消息后,露出了鄙夷之色,說他攀龍附鳳,拿兒子一輩子的幸福來賭博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之后的數年里,蔣貴的二妻哥、吳書記大刀闊斧地進行了改革。因為蔣貴他們村緊鄰城區,所以最先被圍田修路。路通后,開始招商引資,陸續引進了多家企業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蔣貴的小舅子、吳家老四原本做些小生意,此時也搖身一變,成了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。只要是鄉政府動土拆遷、修路建樓,有企業準備來鄉里建廠,甚至是鄉里中小學改建擴建,無論后面是哪家建筑公司中標,最終都需要和他合作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吳老四開著一輛嶄新的越野車,在各個村子里橫沖直撞。后來,他在老宅旁邊還建了一棟3層別墅,裝修得富麗堂皇,對外號稱是“吳家大院”。但他常年也不住在那,別墅里只住著幾條兇巴巴的大狼狗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蔣貴一家,也終于如愿成了鄉里顯赫的“皇親國戚”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原本吳老四想安排蔣貴競選村主任,走仕途,但后來無奈放棄了。至于其中緣由,有一次吳老四酩酊大醉后,對眾人抱怨說:“蔣貴真是成不了事啊!彼f蔣貴,陪人應酬喝個二兩酒,臉就紅得不像樣子;向領導匯報工作,說個謊話、吹個小牛,他也臉紅;最可恨的是,到了KTV,人家小姐坐在他大腿上,他不但臉紅,還跑了出去,反倒像他受到了侮辱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好在蔣貴不怕吃苦。后來每年4月到9月,作為吳老板方的監理人員,蔣貴每天都會戴著紅色安全帽,到正在施工的基建工地,細細查看工程進度。風里雨里,爬高蹬低。到了10月,天寒地凍,施工無法再進行時,蔣貴就會和發小一起,四處收購剛剛收獲的土豆和胡麻,送到鄉里的粉條廠和榨油廠。每每送貨到廠時,對方都會笑臉相迎,并為他們泡上一壺好茶,再敬上一包好煙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2002年,據說吳老四每月給蔣貴的工資就已經開到了2000元,而彼時大學畢業的我,在一家大型國企工作,每月也不過才600多塊而已。村里那些四處打零工、站橋頭的人知道蔣貴的收入后,都咂著嘴、羨慕地說:“看看人家老蔣家,可真有眼光啊。要是早知道如此,我也去老吳家提親了。多認識那幾個字,又當不得飯吃,有個什幺鳥用?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蔣貴他爸自從當上了“皇親國戚”,就重新想起了年輕時的夢想——去鄉中心小學當教導主任。只是礙于年歲大了,又沒有教師資格證,只得悻悻然作罷。但沒多久,蔣貴他爸還是出人頭地,成了村里的兩個副主任之一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多年后,蔣貴他爸終于又坐回到了村里紅白喜事頭席。那些曾看不起他或者和他有過嫌隙的鄉親們,比如前任村長、小花的父親,現在每每遠遠望見他,必會在幾十米開外就急急地從自行車上跳下來,而后滿臉堆笑地高喊一聲“蔣主任”,走至近處,小花爸還會恭恭敬敬地敬上一支好煙,蔣貴他爸也不拒絕,接過來,將煙輕輕舉到面前,一言不發地微笑著看著遠方,小花爸心領神會,趕緊上前點火。蔣貴他爸狠狠吸上一大口煙,吐出煙圈后,這才朝著對方輕輕揮揮手,徑直走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村里人見了蔣貴他爸的幸福生活后,莫不是羨慕得直咂嘴:“看看人家蔣貴爸,自己雖說只是個掛名的副主任,可現在就算是村支書見了人家,不也都得是點頭哈腰,滿臉堆笑的!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“別說是在咱村里,就算是在鄉里,人家蔣貴爸現在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了。過年前鄉里趕大集,蔣貴爸坐了村里的車過去,鄉里的干事們聽說了,都放下工作,忙前忙后地陪著他呢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沒多久,蔣貴的妻子吳彩霞也當上了村里的婦女主任。原本沉默寡言的她,竟也變得健談起來,嗓門和脾氣都大了許多,當然,在家里,她也常常對蔣貴頤指氣使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5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2011年秋,初中同學舉辦畢業20年聚會。散席后,李向前找到蔣貴,猶豫許久,方才說起自己女兒得了白血病,急需手術費用,可家里已一貧如洗。他知道同學們大多都在艱難謀生,所以就沒在聚會上公開向大家募捐,只是私下里和幾個相交不錯且家境優渥的同學張了嘴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蔣貴聽了,忙說,自己這十多年的確有了些積蓄,可錢全在小舅子手上呢!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原來,這幺多年,吳老四雖對外宣稱他給姐夫開了高工資,但實際上每月只給他的錢僅夠家用,剩余的工錢全部扣了下來,說是幫他們搞什幺投資項目,錢生錢,每年都有相當高的利息呢。蔣貴原先有些反對,但被妻子劈頭蓋臉地說了一頓后,也就妥協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李向前知道蔣貴是個老實人,不會說謊。于是就勸他還是早點把錢從小舅子那里要回來的好,因為這些年,“吳老四在縣城里吃喝嫖賭,名聲很壞,不是個正經人!”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“我回去就和他要錢,然后再聯系你,救大侄女的命要緊!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回到家后,蔣貴第一時間就給小舅子打了電話,說起此事,讓他務必把這些年扣下來的20萬工錢還給他,并說零頭和利息都不要了,“救孩子命要緊”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可吳老四一直以各種理由推脫,逼得急了,就說:“你那些錢,還不是我們老吳家給你的!靠你的能力,混個溫飽就不錯了!”蔣貴聽了,氣得不行,半天方緩過神來,回頭一看,發現吳彩霞正一臉鄙夷地看著他,心頭又堵了起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從2008年起,蔣貴的二妻哥、吳書記可能要高升的消息,就猶如每年春節放的煙花,起始是轟轟烈烈,到頭來卻總是一場空。2013年底,突然傳來消息,吳書記已退居二線的老岳父竟然被“雙規”了!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2014年1月的一天深夜,吳老四急匆匆闖進了蔣貴家。他先是給姐姐遞上了一個大禮盒,而后從包里取出一沓合同,說他已經和銀行領導打好招呼了,準備貸一筆款,需要幾個人擔保一下,就是走個程序,做個樣子而已,F在已經有兩個人簽字了,還差一個,“姐姐姐夫,你們就幫個忙吧”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聽到吳老四喊自己“姐夫”,蔣貴心中一震——這10多年,小舅子從沒喊過自己“姐夫”,總是喚之以“老蔣老蔣”。蔣貴拿起合同,看到上面擔保人處,的確有吳老四兩個堂姐夫的簽名,只是他不知道平素咋咋呼呼的小舅子為何要從銀行借款,所以就坐在沙發上不吭聲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見此情形,吳老四又道:“大家都是至親,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。最近我手頭有點緊,資金周轉不過來。之所以從銀行貸這49萬,一是現在二哥處境有點困難,我想花錢幫他活動活動;二是這段時間我也在反思自己,明年飛飛(蔣貴和吳彩霞的獨生兒子)該考大學了,你們需要用錢的地方也多。這次一貸下錢,我就先把你那20萬工錢還上。我坑誰,也不能坑自己親姐姐姐夫吧!再說了,我村里那套別墅再不值錢,50萬肯定有人搶。你們就別擔心了!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蔣貴聽了,還未來得及開口,一旁的吳彩霞就嚷嚷起來:“還想啥,老四都這幺說了,你快點簽字!彼呎f邊將筆塞到丈夫手上:“要是我會寫字,還用得著你?可別磨磨蹭蹭了,像個娘們!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蔣貴心一橫,簽上了自己的名字,并摁了手印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6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該來的總歸是會到來。2014年秋,蔣貴的二妻哥、吳書記被警察以涉嫌貪污、行賄受賄抓走了,吳家的天塌了?蓪τ谑Y貴而言,更可怕的是吳老四人間蒸發了。有知情人說,他這些年賭博輸了好幾百萬,臨走前還欠了很多賭債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貸款到期后,銀行聯系不到吳老四,就迅速去了3個擔保人家里,準備啟動擔保人互保賠償程序。但甫一了解,就發現蔣貴他們3人也是受害者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除了蔣貴是“被動理財”外,另外兩人都是被吳老四的高息承諾所迷惑,將家中全部積蓄都委托給他進行了所謂的投資。當吳家老二的岳父出事后,他們就開始拼命要求吳老四還款。而他們之所以在擔保協議上簽字,也是因為吳老四向他們保證,一旦拿到貸款后,就優先將他們的投資款還上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包括蔣貴在內,這3戶人家都已無可執行的財產。后來大家去了吳老四的別墅,方才發現吳老四在跑路前,就已將別墅低價賣給了別人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蔣貴的生活瞬間陷入困頓,不但多年積蓄沒有了,還替吳老四背上了沉重的擔保債務。最糟糕的是,那時田地早已被征用,人到中年的他再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了,無論他送到粉條廠的土豆個頭再大、質量再好,廠家門衛也都黑著臉,不讓他進去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可生活還得繼續,而且兒子飛飛今年就要考大學了,他的學習成績很好,以后的大學學費、生活費、住宿費都是不小的一筆花銷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年輕時,蔣貴會些瓦工手藝,本想重操舊業。但因為這兩年家里變故頻頻,他患上了高血壓,只要站在高高的腳手架上,他就直冒冷汗,頭也暈得不行。組長經驗豐富,看出了危險,當天就讓他下來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后來,還是李向前幫蔣貴介紹了一份在工廠食堂做飯的工作。原先廚房的編制為4人,蔣貴工作1年后,便和吳彩霞一起承包了食堂,沒再雇人。兩人每天起早貪黑,像個陀螺一樣,有時忙得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漸漸的,兩人的性格也都變得暴躁了起來。常因生活瑣事劇烈爭吵,有好幾次在廚房炒菜期間就動了刀。蔣貴他媽心疼兒子,也來到食堂,一邊幫著干雜活,一邊說和著兒子兒媳,只是收效甚微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蔣貴他爸人老了,前些年煙又抽得多,肺不好,常劇烈咳嗽,進不得油煙重的食堂,也干不了重活。為了貼補家里,他就常弓著腰、拖著一個碩大的蛇皮袋,開始翻撿村子里的垃圾箱,希望能找到一些紙箱、塑料瓶等可變賣的廢品。礙于面子,他原本只在夜里出來,但有天晚上,因為路燈昏暗,他不慎被垃圾箱里的一個碎酒瓶割破了手腕,被老伴強行按在家里,休養了一周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面子畢竟不能當錢花。后來,蔣貴他爸白天也出來撿拾廢品了,有好幾次,還為了一個礦泉水瓶,和幾個同樣拾荒的老太太爭吵起來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在村口大榆樹下乘涼的老人們,遠遠看見蹣跚的蔣貴爸,總會一邊悠閑地吸著煙,一邊長長嘆口氣:“哎,真沒想到,老了老了,他倒開始撿垃圾了。想當年,他可是鄉里的皇親國戚,要多風光有多風光!人啊,可不能總想著攀高枝,還得是自己爭氣!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編輯:任羽欣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題圖:《Hello!樹先生》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投稿給“大國小民”欄目,可致信:thelivings@vip.163.com,稿件一經刊用,將根據文章質量,提供千字500元-1000元的稿酬。其它合作、建議、故事線索,歡迎于微信后臺(或郵件)聯系我們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投稿文章需保證內容及全部內容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人物關系、事件經過、細節發展等所有元素)的真實性,保證作品不存在任何虛構內容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關注微信公眾號:人間theLivings(ID:thelivings),只為真的好故事。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作者:齊文遠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(責任編輯:尉趙陽_NBJS9768)

烏衣門戶網:www.iepiforhealth.com

相關閱讀

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
海东| 泗阳| 惠州| 秦皇岛| 大庆| 海西| 阜阳| 偃师| 台北| 东阳| 淮安| 聊城| 宁夏银川| 娄底| 琼中| 白城| 泰州| 姜堰| 舟山| 广西南宁| 汉川| 哈密| 韶关| 湛江| 扬中| 塔城| 东海| 湘西| 张北| 台湾台湾| 扬州| 博尔塔拉| 扬中| 甘南| 普洱| 包头| 建湖| 朔州| 慈溪| 肇庆| 霍邱| 济源| 晋江| 三沙| 孝感| 海东| 垦利| 南京| 屯昌| 黑龙江哈尔滨| 长治| 宜都| 普洱| 正定| 海西| 大庆| 通辽| 开封| 日喀则| 百色| 葫芦岛| 黄冈| 伊春| 佛山| 包头| 南充| 德州| 鹰潭| 宁德| 河南郑州| 灌云| 酒泉| 台南| 临沧| 河南郑州| 深圳| 苍南| 涿州| 通辽| 鄢陵| 定西| 淮南| 贵港| 营口| 陕西西安| 伊犁| 灌南| 盘锦| 吉林长春| 南充| 招远| 济南| 包头| 钦州| 大庆| 巴音郭楞| 眉山| 江门| 临猗| 渭南| 盐城| 乌兰察布| 澄迈| 馆陶| 安阳| 深圳| 武威| 宣城| 铁岭| 泸州| 白山| 莱州| 宜昌| 瓦房店| 揭阳| 宿州| 齐齐哈尔| 玉环| 嘉兴| 梧州| 双鸭山| 阿勒泰| 芜湖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乳山| 厦门| 郴州| 临汾| 楚雄| 和县| 河源| 南阳| 玉溪| 东阳| 延安| 中卫| 伊春| 淮北| 泰州| 吉林| 博尔塔拉| 揭阳| 南京| 资阳| 本溪| 聊城| 锡林郭勒| 广州| 灌云| 莆田| 普洱| 抚州| 吕梁| 日喀则| 高雄| 庆阳| 乌兰察布| 基隆| 朝阳| 博尔塔拉| 大庆| 潮州| 德州| 泰安| 宁夏银川| 博罗| 鄢陵| 怒江| 广安| 海南| 大连| 淮南| 巴彦淖尔市| 娄底| 雅安| 昭通| 鄂尔多斯| 鹰潭| 攀枝花| 山东青岛| 象山| 汉中| 桓台| 临海| 嘉兴| 南京| 秦皇岛| 中卫| 大庆| 深圳| 广元| 宣城| 东海| 铜陵| 玉环| 玉溪| 吕梁| 恩施| 渭南| 衡阳| 定安| 吐鲁番| 高密| 简阳| 济宁| 安庆| 鄂州| 涿州| 克孜勒苏| 嘉兴| 赣州| 上饶| 中卫| 新沂| 嘉善| 梧州| 吕梁| 阜阳| 孝感| 荆门| 喀什| 咸阳| 沭阳| 揭阳| 临海| 广安| 深圳| 乌海| 宁波| 琼中| 阜新| 定西| 恩施| 岳阳| 扬州| 贺州| 张掖| 枣阳| 蚌埠| 宜昌| 湖北武汉| 海南| 甘南| 库尔勒| 日照| 广州| 和县| 攀枝花| 玉林| 邯郸| 云南昆明| 单县| 三亚| 马鞍山| 任丘| 霍邱| 醴陵| 吉林长春| 佛山| 南京| 塔城| 广饶| 襄阳| 泰州| 绵阳| 新泰| 包头| 清远| 鄂州| 阜阳| 湖州| 凉山| 玉林| 东莞| 甘南| 克孜勒苏| 吉林| 朔州| 嘉峪关| 偃师| 自贡| 松原| 宁国| 内江| 宝应县| 荆门| 杞县| 张北| 曲靖| 烟台| 广安| 遵义| 运城| 天水| 绵阳| 汕尾| 海东| 湘西| 建湖| 日喀则|